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主管    国家教育行政学院主办
服务热线:400-811-9908    操作指南
首页>正文

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泰来县大兴镇中心学校“发展目标教育”探索记

“玩足球能有什么出息?”亲戚的这句话让暴东梅心里或多或少有些难受。

暴东梅是黑龙江省泰来县大兴镇中心学校八(2)班学生李宝杰的妈妈。从小学开始,淘气的李宝杰就让暴东梅有点担心,他成绩不太好,有时还会“惹是生非”,但遇到足球后,李宝杰变了。

“要不让孩子走足球这条路吧?试试在专长方向上发展。”看着孩子渴望的眼神,在班主任的劝说下,暴东梅同意了。

曾经信心不足的李宝杰,现在对未来充满了希望,而在他之前,已有一些“师兄”“师姐”通过足球等项目升入高中、大学,有的甚至有冲击名校的机会。

让李宝杰们重新拾起信心,对未来抱有希望,得益于大兴镇中心学校“发展目标教育”的改革与实践。在这里,学生人人有目标,教师人人抓目标,各项活动蓬勃开展,学校形成强大的吸引力,初中学生几乎无一流失,不到3万人的乡镇,中小学生人数达到2883人。中考成绩一直保持全县农村遥遥领先的状态,而且特级教师等许多优秀教师被其他学校“挖”也不愿离去……

地处黑、吉、蒙三省(区)交界处,承载着当地老百姓的希望,这所农村学校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

“剩下的70%怎么办”

在当地,大兴镇中心学校一度很火,但在20世纪90年代,学校面临升学压力、厌学压力和控辍压力,可以说,这是压在学校头上的“三座大山”。

据当时大兴镇综合中学副校长、如今的中心学校校长李果回忆,当时学校每届毕业生200余人,升入上一级学校最多时也只能达到30%,近70%的学生从此离开校园,走向社会。

“这70%的学生怎么办?”李果和当时的学校领导有些无奈。

拼升学只能让少数学生得到发展,但学校考虑的是让更多学生得到发展,即便是毕业后从事如父辈一样的职业,也要比父辈做得更好、更优秀。

经过论证,学校于1997年设立了职业高中班,探索普教与职教并存的双轨运行机制,让那些没有机会读高中的学生也可以实现继续读书发展的愿望。由此,又有35%的学生踏入了高中的大门。

“这在当时着实让我们兴奋了一阵子,也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。我们感到,农村学校教育还有新的拓展空间。”李果回忆。

大兴镇是以农业为主的乡镇。但剩下35%的学生还是“落了地”,这些毕业生如果从事农业生产劳动,既无思想准备,又无生产技术,更无致富门路。

“我们的孩子即使是回家放牛,能不能吹着牧笛高高兴兴地去放牛?”李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止一次说过这句话。

面对上述状况,学校于2000年开始调整课程设置,在普教班也增设职业教育课和劳动技术课,普及农业生产知识和农民实用技术,为学生走向社会奠定基础。

这些探索虽然给传统的农村教育带来了变化,但是李果发现,学校的短板还是疏于德,弱于体和美。

“我们既不能办‘低智商’学校,也不能办‘偏心眼’学校!”李果说。

如何真正让素质教育落地?2001年开始,他们的抓手正是“发展目标教育”,这项改革一直持续到现在。

可是,给学生确立“发展目标”谈何容易?

适合的才是最好的

“凭什么我家孩子的目标是放牛、当厨师、踢足球,人家孩子就是考大学?”面对协调会上家长的一系列问题,李果苦口婆心。

“乡亲们,我能理解大家的愿望。但我们要面对现实,看到孩子的实际情况,为孩子规划适合他们自己的未来,适合的才是最好的。”李果一遍又一遍地劝说。

除了家长,其实也有一些教师并不理解。

在教师刘璐看来,许多体育项目包括足球、排球似乎都是业余爱好,就算真的可以作为职业,在这样的乡镇中学也是很难完成的。

但通过做课题研究,通过在学校的亲身实践,刘璐的想法改变了。

“一个班上有20多个留守、单亲儿童,家长有时也很难为孩子的未来作出长远打算。所以许多学生不知道梦想是什么时,就放弃了逐梦。”在刘璐看来,有的时候不是孩子不努力,而是他们没有目标。

“作为教师,要给孩子引导,告诉他们什么是适合自己的道路。”刘璐说。

刘璐的班上曾经有个学生小丽,对学习缺乏兴趣,有时也会在学校惹一些“麻烦”。

“有时孩子挺奇怪的,你越不让她那样,她就越做给你看。”刘璐一时拿这个孩子没有任何办法,但偶然间翻看目标手册时才发现,小丽每学期写的梦想都是当运动员。

大兴镇中心学校是市级田径基点校,每年都会向市里、省里输送体育人才。刘璐从此处入手,将小丽的情况上报,学校相关负责人结合小丽的自身条件帮助她挑选项目。

通过多次与家长沟通,现在的小丽已经是黑龙江省青年摔跤队的职业选手了,而且在促成小丽学习体育的那段时间里,小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今年9月初,小姑娘回到母校看望老师,整个人都散发着自信的光芒。

那一刻,刘璐想:如果小丽只是坐在教室里读书,她的今天还会这样吗?答案显然是否定的。

在大兴镇中心学校,许多教师就像刘璐一样,从最初的不理解到逐渐开始明白学校的深切用意。

记者在学校4楼会议室看到了厚厚的一沓资料,都是教师围绕“发展目标教育”进行的一系列研究实践,然后他们会把这样的理念讲给家长听。

于是,家长暴东梅选择让孩子走足球这条路,家长李菲把孩子张敬璇从浙江义乌转回大兴读书,家长李丽莉愿意让儿子奚国旭上中职的“德龙班”,之后到世界500强企业工作……

实验改革课题化,课题研究常规化,常规工作科研化。如今,教师和家长对“发展目标教育”这一理念有了不一样的理解。

锁定3个目标

理念已在转变,那么具体该如何实施“发展目标教育”?学校将其概括为“锁定3个目标”——锁定长远目标、阶段目标和近期目标。

据副校长吴昊介绍,长远目标即人生理想,解决“将来想干什么事”的问题,以学生的意向选择为主。阶段目标即初中阶段目标,重在解决“初中之后上什么学”的问题。

“阶段目标的实施策略是:初一初二重渗透,以意向选择为主;初三重明确,以明晰选择为主;初四践行目标,针对不同目标层次,实行分类教学。”吴昊补充说,“教师在这个过程中对学生的阶段发展目标实行动态管理”。

近期目标即学年或学期目标,是教师每天都要重点关注的目标,具体分为3个维度——品行目标、学业目标和专长目标。其中,品行目标从德育的角度切入,以班主任指导为主,着重解决学生“做什么人”的问题;学业目标从教学的角度切入,以科任教师指导为主,着重解决学生“学什么和如何学”的问题;专长目标从教学和艺体活动切入,以数语外理化政教师和音体美劳信息技术教师指导为主,解决学生“学科专长和艺体特色”的问题。

为了让学生树立目标并朝着目标迈进,大兴镇中心学校在课程体系上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。其中有学校的“大课”,也有各班的“小课”,还有针对学生的兴趣进行开发的社团课。

据吴昊介绍,学校目前开设的几大类课程有上百个主题,其中包括文字类、视频类和现实榜样类等课程。“教师要拿出一定课时,把发展目标教育当成教学任务来操作。”吴昊说。

每个年级学生的发展阶段不同,教师的角色定位也不同。

六年级学生对未来有着美好的憧憬,教师的角色就是孩子们“人生理想的策划师”。

班主任王志健会和同事们会借助班会开展一系列主题化、情境化的德育活动,比如“我为理想做策划”“我有理想我发展”等,让学生思考和讨论:长大以后干什么样的工作?做什么样的人?

到了七年级,王志健带着学生到当地的汇源集团等单位进行职业体验,介绍各种职业的类型及对人才素养的要求,引导学生对自己的兴趣、能力、职业倾向、发展潜能等有所了解。

八年级学生需要清晰地分析自我,明确发展路径。此时教师的角色是“学生学业选择的指导员”。“我们会邀请优秀职高毕业生现身说法,帮助学生选择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。”王志健说。

到了九年级,学生阶段目标已十分清晰,教师主要是当好“学生践行目标的促进者”。王志健会引导学生对自己的未来进行规划,同时介绍成功人士的学习方法、习惯,帮助学生形成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、习惯。

除了面向学生的课程,面向家长的“家长学校”课程也贯穿于初中阶段,让家长在这个过程中学会帮助孩子树立、达成自己的目标。

据了解,学校目标形成教育课程已超过100个主题,覆盖学生初中的每个阶段。

但向目标进发的过程中,也会遭遇失败。

“失败是什么?失败会让我们怎么样?”10月24日上午,一节活动课上,刘璐给学生抛出了这两个问题。

原来,9月份的品行、学业成绩出来后,班里许多孩子十分伤心,“自己努力了,但为什么没有达到预期目标”……有的伤心哭泣,有的相互埋怨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刘璐开启了富有针对性的活动课。她设计了“剪刀石头布”的游戏,然后不断升级游戏,让失败的学生和获胜的学生分享感受,最后总结面对失败的方法。

“在向目标迈进时,失败是在所难免的。我想让学生学会用积极健康的心态面对失败。”刘璐总结道。

走出属于自己的路

“为孩子实现梦想做好保驾护航的工作,我觉得最关键、最有价值的就是评价工作,特色的评价能够促进他们更快更好地发展。”教师郝欣欣说。

学校评价的总体思路是:着眼近期目标,体现多维多元,注重评价过程,实施综合评价。

在郝欣欣的班级里,品行跟踪、学业跟踪、星级评价3个栏目全面具体地跟踪记录着孩子成长的足迹,这一系列考核由班委会、监督员、管理员和课代表自主操作,民主化的管理唤醒了孩子的参与意识。每月一上报的品行月报表,也让学校对学生表现有了第一手评价材料。

着眼近期目标,让郝欣欣感觉近距离触摸到学生成长的轨道。如何对学生近期学业目标进行跟踪评价,一张学业目标评价表成了纽带。

在一位学生的评价表上,记者看到学生的人生理想是“当教师”,初中阶段发展目标是“泰来一中”,其中还记录着这位学生八年级下学期4个阶段的近期目标,包括学习成绩目标、跟跑目标、习惯态度目标等。

“当他们认认真真写下达标措施时,相信他们已经开始了自主思考,自评又让他们不断反思、不断进步。”郝欣欣介绍,形式多样、异彩纷呈的课堂评价,激活了孩子的学习热情,让他们能够自主高效地学习。

学业目标评价表所放置的成长档案袋,全面跟踪记录着学生的成长历程。档案袋的首页,学生根据学校综合素质评价菜单制定本学期品行、学业、专长三个方面的整体目标,第二页将整体目标分为4个阶段,引导学生分别达标,第三页记录着他们体育艺术目标的达标情况。在自评中他们反思不足、不断进步,小组互评让他们接受到来自同伴的意见和建议,教师学期末会在首页针对他们的整体表现进行综合评价,激励永远是对他们成长最大的助力。同时家长也会参与其中,家长评价让学生得到了来自亲情的鼓舞。

“以评价促发展,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核心素养落地,在‘发展目标教育’的引领下,真实实施素质教育,把我们的学生培养成一个个能够‘学会做人,学会求知,学有特长’的自主发展的人!”郝欣欣说。

如今,许多教师像郝欣欣一样对学生进行着全方位、全过程的评价,一个个学生因“发展目标教育”走出了属于自己的路。

2006届毕业生赵金波考入东北农业大学畜禽专业,后又考取吉林大学研究生,如今在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,自愿成为大兴镇农民的培训教师,带动老乡共同富裕。

2005届毕业生徐永刚种植专业毕业后回家自主创业,建立“黄金稻化肥”经销店,2010年成立水稻种植合作社,入社农户345户,为农户每年增收5000元。

2002届毕业生赵年刚当初想辍学,在班主任的多次劝说下坚持了下来。从种植专业毕业后,如今他真正成了“放牛娃”,养了120多头牛,种植100多亩水稻,成了当地的一个“小土豪”。

……

“我们坚信,培养这样的孩子,回家放牛也是一个吹着牧笛的幸福放牛娃;走出国门,也一定是带着一颗‘中国心’走向世界的中国人。”在大兴镇中心学校工作近30年,上级多次有意调李果去县城学校任校长,可李果看到大兴农村孩子的笑脸,感受到家长对他的认可,他还是选择了扎根大兴。

(中国教育报刊社融媒体采访报道组成员:夏越 苏令 曹曦 冀晓萍 崔斌斌 彭诗韵 执笔:崔斌斌)

作者:中国教育报刊社融媒体采访报道组

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主管  国家教育行政学院主办  北京国人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运维  

京ICP备10030144号  京公网安备 11011502002811号

 版权所有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